有图百科

私人定制“微博书”能走多远

前不久,作家止庵在微博上晒出了他的“微博书”,名为“止庵的微印”。他同时在微博上写道:“我出过二十多种书,对这一种尤觉珍爱:世间只此一套,且印制精美。翻阅一过,几年来想些什么,说些什么,都留在这了。”无独有偶,就在止庵发布微博的十天前,知名编剧、策划人史航在微博上晒了他的“微博书”,并称“六卷在手,四载光阴,两万多条微博,时光似乎有了体积颜色和重量。”
  前不久,作家止庵在微博上晒出了他的“微博书”,名为“止庵的微印”。他同时在微博上写道:“我出过二十多种书,对这一种尤觉珍爱:世间只此一套,且印制精美。翻阅一过,几年来想些什么,说些什么,都留在这了。”无独有偶,就在止庵发布微博的十天前,知名编剧、策划人史航在微博上晒了他的“微博书”,并称“六卷在手,四载光阴,两万多条微博,时光似乎有了体积颜色和重量。”
 
  一时间,“微博书”再次火了起来。顾名思义,“微博书”就是以微博内容排版、印制而成的一种纸质书。事实上,这种形式并不鲜见,早在2010年,就有出版社嗅到微博与纸质出版的联姻,九州出版社当年推出过微博书《真话:微博客语录》。不同的是,止庵和史航所说的“微博书”其实属于微博纪念册,在形式上沿用图书的样式排版、印刷等,但实质上并无书号,仅用于个人收藏,也不在市面上出售。
 
  不管怎样,“微博书”的形式现在开始拥有越来越多的受众群。对这一现象,止庵提到“微博书的形式古已有之,中国的《论语》、西方的箴言录均和微博类似,微博书在某种程度上讲只不过是重复了这种形式”。他和《爸爸爱喜禾》一书责编许冬薇强调,网络上微博的表达无门槛,更口语化,若要进入真正的图书领域,在内容上要加大把关力度,避免口水化而成垃圾书。
 
  “微博书”形式古已有之 《论语》就是其中之一翻看止庵的微博,大多都是跟书有关。止庵介绍,自己是在2009年9月接触微博,当初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去写。加上微博写作很方便,时间上不受限,所以平时有些关于读书的想法但又没时间写成文章时,就写在微博上。写完了就没了,也没太当回事。几年下来,止庵边写边发,目前已经写了上万条微博,“至少也有50万字”。
 
  止庵认为,在微博上的写作,是一种很个性化的灵感式、碎片式写作。但他同时强调,如换个角度讲,从微博不到140字的字数和形式来看,其实这种微博体成书古已有之。比如《论语》、国外的一些箴言录及尼采、纪伯伦的不少作品都是采用这种形式,题材上可以是格言、纪事、随笔等。所以,将微博整理成书只不过是重复了这种形式。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止庵透露,早在自己那本没有书号的“微博书”之前,就曾有出版社联络过他,表示要将其微博上的文字出版成书。但他认为单纯一条条贴出微博意思不大,如果重新整理又太花时间,所以当时就婉拒了。现在止庵拿到“微博书”,再翻看时觉得未必不能正式出版成书。毕竟时过境迁,回头看有不少内容也算有趣。
 
  “微博书”印刷方便 但要内容原创、仅供收藏史航的说法则表达了很多普通人对私人定制“微博书”的另一种感情。他将微博视为“这是一个人的灵魂纪念馆,很珍惜”,而“微博书”将一切回归成纸质书,“也算是一种缘分”。
 
  按照止庵和史航的“微博书”出炉过程,记者联络到了一家专门提供微博出书的公司爱微印。在其官方网站上,记者体验了“微博书”的制作全程:先授权将微博内容交给对方,网站获取内容后利用自动排版软件生成内页样式,确定好内容和排版后,完成网上支付,网站就会在约定时间邮寄来纸质的“微博书”。
 
  该公司的运营负责人左勇江告诉记者,他们是在2012年初注意到微博与个性印刷之间的商机。据他们了解,微博用户在当时已有3亿,但很多人在微博上写完之后就很少再回头打理,他们想到将其整理排版印刷成图书的形式,应该会受市场欢迎。左勇江透露,公司从创业到现在,每月经营额均在上升,尤其受到不少妈妈们的青睐。
 
  还有人注意到,这种形式的“微博书”在今年春晚前也曾受到央视新闻的青睐。今年1月29日,央视新闻的官方微博上发布“央视新闻微博书新鲜出炉”,以“天”为单位,精心制作了#我的2013#央视新闻微博书,成为“365篇中国日记”。
 
  至于这种形式的微博书是否算是出版物,左勇江认为很难界定,理由是目前微博印刷在监管和法律上并不完善。
 
  记者随后咨询了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潘翔,其表示,这种“微博书”印刷只能算是个性化纪念册,不能明确称之为出版物。如果印刷的内容属于作者原创、仅以收藏纪念为目的,也不属于发行行为。
 
  名家大V推出“微博书” 读者反响褒贬不一
 
  2010年很多人还不熟悉微博时,九州出版社当年出版微博书《真话:微博客语录》。而在日本3·11地震不到两个月后,光明日报出版社推出过微博书《大头条:日本3·11大地震搜狐微博全纪录》。2012年,《爸爸爱喜禾》、《一个都不正经》、《俗话说》等书都是沿用微博内容和体例,经编辑后由出版社出书。而在2013年的上海书展中,这类微博书还集中亮相过,《走你,小五》、《这就是大学》、《潘石屹VS任志强:微博二人转》、《阮义忠的微博生活:一日一世界》等都吸引了不少读者。
 
  依托名人效应,名家大V的微博往往会吸引出版方找上门来结集出书。博集天卷董事长黄隽青此前曾直言,微博书比起传统书相对省心,可省去跟作者谈作品架构等环节,加上这些微博本身已经传播很火,互联网营销已事先完成,又省成本。但也并不是所有读者都买账,《蔡澜微博妙答》一书就曾遭到不少读者质疑,被认为“比较水”。
 
  《爸爸爱喜禾》一书责编许冬薇在受访时表示,微博书的优势在于可以原汁原味体现作者的文字。但即便如此,该书在编辑时还是花了不少心思,注重微博间的内在联系,并且去掉了原来一些口语化文字,更强调文学性。
 
  止庵也强调,微博属于网络写作,若要进入图书出版市场,最好坚持“果断地删”和“慎重地改”两大原则。他拿自己的微博打比方,现在有50万~100万字,出书的话至少要删掉一大半,在整理成书时,有些没写到位的,可以适当做些修改。至于微博书的前景,不少业内人士表示,微博书只是图书类型的一种,其实不论图书的文字来源和形式是什么,有生命力的内容才最重要。(崔华林)“微博书”制作流程
客服中心

400-627-0521
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五9:00-18:00

友情链接

宝宝树 中国经济导报网 中国财经报网 四川日报网 南宁新闻网 河南法制报 丹阳新闻网 漯河名城网 玉溪新闻网 红河网 德州新闻网 鹿城网 优教成长

关于有图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

北京有图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5-2018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B2-20170252   京ICP备15015635号-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836号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20812号 京ICP备12025296号-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8420